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硬伤

2020年09月09日 15:32

今天租客网跟大家说一说中介行业经纪人的现状。

作为地产行业的一支特别的队伍,他们大多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拿着偏低的底薪,常年907,在大城市里租房生活的人。每天都在为指标奔波,使出浑身解数来开单。

四月底的城市,大多数的房产门店渐渐活跃起来,穿着西装的房产经纪人开始恢复了正常的上班。而疫情之后的城市还是显得有些萧条,来看房源的人几乎没有,门店里的中介经纪人也闲不住,和周围的小贩坐在一起聊天。

还记得过年前的房产经纪人是这样的:

“阿姨、姐、叔叔,要不要看房子?这套房子最近做活动超低价,不来看看吗?”,几乎在每个城市的主干道、大型超市、公园的旁边,你都能看到一个个西装革履、手持单页戴着xx公司工牌的房产经纪人。

小编曾看到过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房产经纪人,有小区的地方就有中介门店。

房地产中介有个“小阳春”的说法,指的是在春节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房产经纪人开单最好的时期,这个阶段换工作的白领比较多,租房市场十分活跃;家里有孩子需要上小学的家庭,也要筹备学区房。所以,无论是二手房还是租房,都会迎来一个爆发。

但是,这个春节,一场疫情,令一切成为泡影。

现在的房产经纪人,近况着实不太令人乐观,几个月没有开张的大有人在。

小王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前几年楼市还未进行调控的时候,他一年的佣金都有20多万,但近两年随着楼市的持续调控,房地产市场逐渐变冷,不断的有人离职,也不断的有新人进来,靠着自己的努力,疫情未发生时,他还是能成功地开单,虽然收益虽然比前几年少但是生活绰绰有余。

随着疫情,房产市场越来越差,即便现在的他依旧很努力,可他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卖出房子了,而上一单的销售佣金还要2个月以后才有可能拿到,连吃饭都成问题。

走投无路的小王一口气装了很多房产平台APP,在每一个平台上都进行尝试,最终的目的只有,就是想开单,最后通过租客网的线上分销和VR看房成功开了一单,这一单帮他度过了难关,最起码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了,小王很开心。

作为房产经纪人的苦与累,相信只有真正扎根于房产经纪行业的人,才能够深有体会。

疫情当下,给房产经纪人的工作开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每一位房产经纪人都需要更加高效便捷的工具,租客网平台实时VR看房的优势,在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的同时,也能从各方面节省客户和经纪人的时间,让客户感觉到房产经纪人的高效率,减轻房产经纪人本身的工作强度。

现在这个社会,互联网是最基础的设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向互联网所靠拢,力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房产行业也不例外,疫情期间,房产行业严重依赖于线上互联网。无论是买房还是购房,客户先进行线上VR看房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将房源信息放到线上,多了一个信息分发渠道的同时,也为客户和房产经纪人带来了便捷。

机遇,永远属于有远见的人。



相关推荐

租客网:这房子,大概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我们的生活又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怀揣着各自的梦想和希望跨入了2020年。新的起点,新的希望,新的面貌,可年度更迭,你还在为各种数不尽的贷款而愁苦。房贷、车贷……除了贷款你还剩什么?国内的“千万富翁”有很多,有钱消费的却很少,而他们大多是拥有千万资产的中国式“穷人”,这说的就是国内的“房奴”们。“安居乐业”这个成语表现了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观念之一,安定生活才能愉快工作,到了现代往往衍生成“有了房子才能愉快生活”。但是现在不断飞涨的房价却让适婚的年轻人们犯了难,想要结婚,首先得买房。可是大部分夫妻双方带着各自的父母两家一起,才凑得出房子的首付。这也意味着夫妻两人未来几十年都要背负巨额房贷而生活拮据,不敢过度消费、不敢请客、精打细算、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份用。你坐拥千万资产的房子,资产却被“冻”住了无法流动。因此一贫如洗,连正常生活却也感到艰难。根据统计,现在国内已经有足够34亿人居住的房产,数量明显供过于求,但价格却一直居高不下。因此,很多不愿背上巨大债务人的年轻人,选择了租房。以现在的租金水平来看,大部分城市租金水平是低于月供的,即使在北上广,如果租的稍微远一些,几千块就能租到满意的房子。相比起购房而言,租房的流动性和自由性也更大,工作在哪里房子就租到哪里,想要更换城市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在这种大环境下,租客网应运而生。租客网是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共享生活方式为宗旨,以租赁托管业务为主营的大型综合性平台。其租客至上为目标,根据租客的租房登记需求免费为租客匹配租客要求的优质房源的网站,以最友好的方式呈现给用户,为用户带来最佳租房体验。“租客”在传统意义上是指租房的客人,而现代“租客”有了新的概念——除了老婆什么东西都是可以租来。房子,车这种大件,还是家用电器,数码产品,办公用品,机械设备生活用品,甚至是连床都可以租。租客网也在为此不断努力,扩大服务范围,为租客们带来真实的服务。其旗下的推出的租客惠,就是为了租客们的生活带来便利的一种呈现先形式。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为合作商家和网站内的租客提供了多种优惠方案,节省他们的投资、生活成本。租客网拥有品牌、有实力,其提出的全民合伙人新兴加盟计划,更是能为“一贫如洗”的你带来靠谱的副业,增加你的收入。新的一年,你即使口袋空空,租客网也能让你用“租”富起来。

2020年04月27日 11:41

石头、剪子、布是怎么来的?

石头剪子布”是一种猜拳游戏,因其手势简单、规则平直,在近代很快风靡世界。时至今日,仍是广受欢迎的娱乐项目。关于它的确切诞生时间,目前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石头剪子布”成型于日本,并由日本传播到其他国家。日本版“石头剪子布”中的一种,也是最流行的一种:狐拳(kitsune-ken)但日本的“石头剪子布”也并非纯粹的本土起源,而是由中国猜拳游戏改良得来。猜拳在古代又有“招手令”、“手势令”、“豁指头”等名称。早在唐代,皇甫松的《醉乡日月》就录有《招手令》一诗,诗云:亚其虎膺,曲其松根。以蹲鸱间虎膺之下,以钩戟差玉柱之旁。潜虬阔玉柱三分,奇兵阔潜虬一寸。死其三洛,生其五峰。该诗以高度借喻的手法,生动描述了当时的猜拳游戏。而中国史籍中关于猜拳最早的直接记载,则出自《五代史·史宏肇传》:“会饮三司使王章第,酒酣,为手势令,宏肇不能为,客省使阎晋卿,坐次宏肇,屡教之。”明代人谢肇淛,甚至认为猜拳最早可追溯至汉代:“后汉诸将相宴集,为手势令,其法以手掌为虎膺,指节为松根,大指为蹲鸱,食指为钩戟,中指为玉柱,无名指为潜虬,小指为奇兵,腕为三洛,五指为奇峯。但不知其用法云何(《五杂俎·人部二》)。”不过,由于中国猜拳几乎都是为了在比拼酒量时验明对手的清醒程度。所以一种猜拳往往包含十几种手势,涉及到反应速度、心算能力和手指灵活性等多个方面。与“石头剪子布”相比尚有很大差异,规则复杂繁琐也不利于它的流行。从目前发现的文字证据分析,起码要等到中国式猜拳传入日本后,才逐渐发展出现代的“石头剪子布”。盛行于中国酒席的划拳据日本1809年出版的《拳会角力图会》一书称,十七世纪中叶,一伙中国人在长崎的丸山聚会宴饮,席间举办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次猜拳比赛。客人们互相竞争,赛后还选出五名成绩最好的玩家授予奖品。猜拳游戏从此传入日本(日本人最初称猜拳为“长崎拳”,也与此传说有关)。但书中并未叙述中国式猜拳的具体玩法,故不足以作为“石头剪子布”原产于中国的证据。事实上,直到十八世纪,日本才出现类似“石头剪子布”规则的猜拳游戏。该游戏被命名为“虫拳”,只有三种手势。拇指代表青蛙,食指代表蛇,小指代表蚰蜒(一种类似蜈蚣的节肢动物)。克制顺序为青蛙吃蚰蜒,蚰蜒吃蛇,蛇吃青蛙。游戏中三方互相克制的关系,与“石头剪子布”几无二致。再到日本江户时代与明治时代之交,现代“石头剪子布”的手势、规则才被确立下来。日本虫拳的三种手势十九世纪,随着日本与国外的交流愈加频繁,“石头剪子布”游戏也漂洋过海传到了西方。1842年,英国人在伦敦成立了第一家“石头剪子纸”俱乐部。俱乐部在章程中表示:“本俱乐部致力于探索和传播关于‘石头剪子纸’的游戏知识,并为玩这个游戏提供一个安全的法律环境。”1918年,俱乐部更名为“世界RPS俱乐部”,不久后又将总部迁至加拿大多伦多。到1925年,组织的活跃成员达到一万名,还主办了第一届年度锦标赛。锦标赛现场在欧美人眼中,“石头剪子布”的原产国也被认为是日本。譬如,1927年,法国的一本儿童杂志在介绍“石头剪子布”时,就把它称为“日本游戏”。“石头剪子布”的法语名“Chi-fou-mi”,正是基于旧日语单词“一、二、三(hi,fu,mi)”的发音。1932年,美国《纽约时报》在向公众介绍“石头剪子布”时也称其为“日本游戏”。日本文化研究者林哈特认为,“石头剪子布”在全球范围内的成功来自于日本人对旧式猜拳游戏的简化。相比东亚地区其他复杂的猜拳游戏,“石头剪子布”更易被外国人学习传播。不过,国外已经出现了101种元素的“石头剪子布”了

2020年04月22日 17:01

游戏公司防沉迷系统形同虚设 政府和社会一起亮红黄牌

江苏省消保委近日发布了未成年人游戏充值、直播打赏调查报告,对虎牙、斗鱼、哔哩哔哩、花椒、酷狗以及和平精英、王者荣耀、第五人格、开心消消乐等18家直播平台及手游APP调查发现,存在实名认证、青少年保护模式流于形式,诱导打赏等问题。从江苏省消保委的曝光来看,情况不可谓不严重。例如,本次调查中9款游戏均可以通过其他账号如微信、QQ、邮箱、手机号码等注册或点击授权直接登录,实名认证流于形式。斗鱼、TT语音在个人资料中即使填写了未成年人年龄信息,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必须手动设定。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这些直播及手游平台并没有将对外宣传的“青少年保护”放在心上,各项操作程序频频出现“后门”,让懵懂青少年可以轻易登录。而之所以出现如此现象,或许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相比于成年人用户,青少年用户更容易成为直播及手游平台的“优质客户”。在直播、游戏等五花八门的诱惑下,缺乏辨识能力和自制力的孩子很容易沉迷其中,一方面耗费大量时间、精力,造成自身身心受损,另一方面则会让不知情的家长蒙受经济损失。“防沉迷系统”失灵,本质上还是直播及手游平台的利益天平失衡。其实,对于青少年“防沉迷系统”,不仅现有的认证程序可以起到作用,还可以通过诸如人脸识别等“实人认证”方式,进一步起到防火墙作用。但是,如果部分直播及手游平台本身就存在运营考量上的过度逐利,那么任何平台自律及创新都会沦为空中楼阁。显然,面对“防沉迷系统”失灵,来自外部监管的强化更为重要。从政府监管层面而言,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已经明确了对青少年使用网络游戏的相关限制,面对江苏省消保委所曝光的部分手游企业无视规定行为,有关部门应尽快追究其责任。当然,对于青少年的游戏、直播“网瘾”治理还可进一步扩大覆盖领域,将直播等各类上网形式都涵盖其中,明确要求所有网络服务平台都应设立针对未成年人的“防沉迷系统”,不得存在例外,从而构建更为完整的青少年保护网络。此外,激活社会监督力量,也是推动对各类网络平台履责的重要手段。类似于江苏省消保委的社会监督案例应该加以推广,各地消保委、青少年保护组织等应加大投入,对青少年上网问题进行常态化监督,通过调查、取证、曝光、向有关部门投诉、为民众提供公益诉讼等各类途径,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直播、手游等平台时刻处于无数双“眼睛”的紧盯之下,其打监管擦边球的行为是否会逐步收敛?而对于包括直播及手游在内各类网络平台的违规行为,监管部门不妨探索以红黄牌制度矫正。根据网络平台在青少年保护上的不作为乃至违规,根据其情节严重程度,分别予以曝光、约谈、强制性定期下线乃至永远下线的处罚,让网络平台明白监管红线不可逾越,侵犯青少年权益的行为将付出沉重代价,从而不敢逾越。如果平台自律不到位,政府和社会不妨形成监管合力,一起亮出“红黄牌”

2020年04月21日 02:29